筆趣看 > 截教次徒 > 第389章 佛教大興?

第389章 佛教大興?


  小雷音寺中,截教中人在這里暫歇。

  截教傷者不少,瓊霞碧霄傷到了根本,云霄也至少要休養數千年,不過總體來說傷亡還在接受范圍內。

  “師兄,傷亡結果統計出來了,我截教這次傷亡實在不小,有一千二百零四位弟子隕落,其他也全都帶傷,更是有三百余弟子傷到本源。這三百弟子怕是得入輪回,來世再重修我截教仙法。”無當圣母對著徐思遠道。

  徐思遠點了點頭,這時無當又道:“那些巨蟒是師兄道童的手下,那些巨蟒都算資質平庸之輩,但是卻能修到與佛教爭鋒的地步,師兄的道童這些年來實在是辛苦了,她的手下也有大功。有此等大功不能不賞,師兄可有主意?”

  徐思遠道:“我早已與我童子商議好了,先讓它們做凈土宗的護法靈獸,受人間氣運,如此它們皆有更進一步的可能,以后若有機會未必不能做我截教護教靈獸。”

  徐思遠既有主意無當便不再多說,無當又道:“傷亡撫恤如何確定?”

  “傷亡撫恤都有定例,一切照舊便可,只是別忘了給那些巨蟒同等待遇,”徐思遠想了想又道:“為兄還有其他雜事,稍后你們親自去那地府,凡我截教弟子,只要不是形神俱滅,都當親自送他入輪回,轉世之后我們也當再引他們重入截教。”

  無當等一起點頭應下,徐思遠突然開口問道:“可有覺得師兄我冷血?師兄一念便讓千余弟子隕落于長空之中。”

  “此戰我教未勝但卻更說不上敗,我截教要保的全保下來了,而且不趁現在,真的等佛教大興之后再與佛教分個勝負才是愚蠢。”

  “只說師兄為了分佛教氣運便謀劃了多年,就憑這一點我教便無人能敵,此戰之后無人怨恨師兄,反而愈發敬佩師兄你了。更何況地府與我截教交好,至少有半數弟子還可以再次歸來。師兄已經做到了最好,我等無人有師兄的本領。”金靈圣母等人道。

  “這才是我敢和佛教大戰的最大底氣,只是再入輪回,多年苦修成為畫餅,等這些弟子歸來之后我當為他們開爐煉丹,也算對他們的補償。”

  “師兄放心,到時我們也會出力。”無當等人道。

  徐思遠的臉色還是不太好看,執掌輪回,對一個教派來說實在是有無窮好處,但如此損傷還是讓徐思遠有些心疼。

  徐思遠揮手讓無當等人先去忙碌,等眾人走后徐思遠取出葫蘆,手一拋那葫蘆來到六耳佛像的手中。

  “師兄,若你還在,這截教教主的位置便當是你的。這一教之主,實在是不太好做,師弟我一直在等著你歸來。”

  徐思遠叫來六耳,徐思遠開口道:“你師伯雖隕,但卻仍能復生,你這凈土宗也有不少信眾,我便將這葫蘆放在你這里。此次大戰得了無數信仰,再得你凈土氣運,師兄復生的日子就不會太久了。”

  這本就是徐思遠為多寶做的謀劃,為了多寶復生,徐思遠也算是煞費苦心,原本徐思遠估計至少要數萬年多寶才能復生,但斬了那佛一臂后,多寶的復活也許只需要萬年。

  知道多寶對徐思遠的重要性,六耳保證道:“師尊放心,師尊曾舍無量氣運,所謂氣運功德對弟子來說也無甚大用,這凈土氣運全給師伯又算得了什么。”

  ···

  也就在這時小雷音寺中,一老者來到六耳佛像前。

  老者低頭拜道:“謝謝你替我做成了我沒完成的事,只是你這所謂的佛,我卻也不太認同。”

  六耳的佛像露出笑容,佛像招手,這老者頓時便來到一庭院之中。

  這院中有一處假山極為玄奇,可見這假山的主人是費了些心思的。

  這老者看了看四周,又看了這假山片刻后嘆道:“時過境遷,這園中唯有這假山依舊。”

  “人間哪來百年富貴,太宗死后哪怕你外祖父貴為丞相也保不住一脈榮華,這個院子已經換了好幾個主人。”

  “不過總算未曾牽連你的父母,只是你父親乃是死人還陽,你走后不過十年就去了,你母親也未能長壽,在你父親死后三日就步入輪回,在那奈何橋上怕是也不能與你父親相逢。”六耳緩緩道。

  那老者靜靜的聽著,這時六耳問道:“可要四處轉轉?”

  “無甚可看的,我從小便在青燈古佛中長大,在這里也不過是一個客人。”

  老者看著六耳笑道:“夫天地者,萬物之逆旅,光陰者,百代之過客,既已過去,自當忘記,我,早忘了。”

  六耳抬手取出一套茶具,六耳在假山旁的石椅上坐下,這園中人來人往,卻無人能發現六耳和這老者。

  “清茶一杯,可還合口?”六耳將茶遞給那老者。

  老者喝了一口后笑道:“味道不錯,但如果能有酒就更好了。”

  六耳哈哈大笑:“你這原本最重規矩的和尚也壞了戒律。”

  老者喃喃自語道:“早就壞了,我從長安到女兒國,又從女兒國到長安,一路行來,心有所悟。”

  “在我看來佛不在枯燈古卷之中,佛也不在清規戒律之中,佛,甚至不在心中。”

  六耳感興趣的道:“那佛應在何處?”

  老者笑道:“佛只在躬身自踐中,口說慈悲,與世無益,誦經念佛,自欺欺人。若要成佛,當入凡塵山林,做實事,渡眾生。”

  六耳點頭問道:“那我現在該叫你唐僧還是江流兒?”

  “就叫我,叫我江無愛吧。”那老者回答道,自她之后,他已無愛。

  這時又走來一人,六耳行禮道:“師叔,你覺得如何?”

  “很好,”孔宣笑道:“師兄命我在妖族之中傳佛,我本覺得是異想天開,但是今日見了他,我卻覺得此舉可行。”

  “他的眼中,人與妖并無區別,名為無愛,卻有大愛。”

  ···

  徐思遠靜靜的看著這一切,這時徐思遠抬頭看天道:道祖,你要那佛教大興,吾也算是順天應命。

  如今人信佛,也將有妖信佛,佛教自是大興,但是他們信的可是真佛?

  道祖,這可是你要的佛教大興?

  


  (http://www.rxfzmu.live/62_62433/493231035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rxfzmu.live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n.biqukan.com
刮刮乐在线试刮汇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