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看 > 截教次徒 > 第407章 完畢

第407章 完畢


  世人常存懷古之心,總覺得今不如古,在偉力存在的世界中這種說法的確有幾分道理。

  畢竟道祖不朽,圣人常存。

  但是這并不代表著后來者就不能有絲毫建樹,古人不凡,今人同樣有進取之心。就像截教弟子皆非天地初開時誕生的生靈,但是他們的道放在紫霄宮中也未必遜色于那三千紅塵客。

  如今眾人齊聚于碧游宮,眾人的道交織在一起,徐思遠便是要與伏羲等人合力,借眾人之道,演化一界。

  于是有風從金鰲島而起,這風吹過地仙界。

  風起于金鰲,止于金鰲,此風帶來了無數靈氣,但是再多的靈氣都被瞬間吸入碧游宮。

  很快便是數十年過去了,無數靈氣交融在一起,每一縷靈氣都被壓縮到了平時的千萬分之一,無數濃郁厚重的靈氣讓徐思遠身前宛如混沌。

  然后徐思遠頭頂的劍斬入混沌之中,不如盤古開天,卻也有無邊威勢。

  畢竟不是在真的混沌之中,一劍便開出天地,一劍便定了清濁,清者上浮為天,濁者下沉為地。

  徐思遠這時開口了:“混沌之中,也當演化陰陽。”

  于是陰陽交錯,有生機在其中演化,徐思遠揮手,有山川河流被創造了出來。

  伏羲笑道:“我曾見天地初開,天地之中,當有法度,水流于下,云浮于上。”

  伏羲出手了,伏羲出手后,眾人也沒閑著。

  “當有地火水風生于天地之中。”

  “也當有黑夜白晝,當有四季春秋···”

  眾人一起出手,那新開的天地漸漸穩定繁榮下來。

  “我有滅世一劍,還請諸位觀之!”世界成型后徐思遠開口道。

  這次徐思遠并未動用誅仙劍,如今徐思遠終于將祖龍的龍珠與斬梅劍完全熔煉在一起,再加上斬梅曾被盤古祭煉過,斬梅已不弱于先天至寶。

  劍未落,已有劍鳴響于天地。

  劍剛出,便有劍意籠罩八荒,劍鋒所指,那新開辟出的天地在顫抖躲避。

  新開的這界足有十萬里,徐思遠的這一劍沒有無邊的劍氣,但是此劍似乎卻有無上的偉力。

  長劍落下之時,眾人都莫名心悸,而在徐思遠的劍下,那新開的一界緩緩破滅。

  從天地中來,回歸天地中去,此界重新散作無邊靈氣。

  靈氣成液,數千截教弟子都被靈液包裹著。

  數千截教弟子境界太低,他們只恍惚間看到一道劍光,不過隨著他們境界的提升,以后當他們再憶起此劍的時候,到時哪怕只是一二殘影,也能對他們大有啟發。

  這里還是道祖開辟的地仙界,但徐思遠卻已經在試著傳出一二盤古之道。

  而大羅以上,尤其是準圣以上,看到徐思遠的這一劍后心中便有了許多震撼。

  劍可滅天地,自可斬滅天下蒼生。

  圣人之下,無幾人可以接得住這一劍!

  在這金鰲島上,諸多諸圣一起開口講法,但是最耀眼的主角卻還只是他徐思遠。

  “盤古啊!”這時伏羲低聲嘆道,他是見過盤古開天的,徐思遠這一劍已得盤古真傳。

  “真是好劍!”伏羲深深的看了徐思遠一眼,伏羲傳音道:“此滅世之劍當用在何處?”

  徐思遠不答,但是徐思遠眼中卻露出一絲緬懷。

  他在懷念曾經的洪荒,因此他便借眾人之力推演一界然后滅了它,這樣的機緣其實很難得。

  伏羲懂了,伏羲不再追問,伏羲笑著道:“教主一劍之后,我等的道似都已落入了下成,此次講法,當就此而止。”

  伏羲對著徐思遠行了一禮:“此次講法,對我等都大有裨益,全耐教主才有此次講法,此等盛會,從前不會有,此后怕也難再有。”

  “不過有次一次,卻也足夠,多謝教主成全,我等就此告退。”眾人一起行禮,此次講道,足以讓他們大多數人百尺竿頭,更進一步。

  徐思遠已還了他們講法的恩情,細算起來反而是他們占了便宜,因此眾人皆對徐思遠行禮。

  伏羲等人就此離去,徐思遠等也不再講道。

  但是碧游宮中道韻未絕,像孔宣他們都未踏出碧游宮,如今的碧游宮便是悟道的最好場所。

  徐思遠過了一會后獨自走出碧游宮,果然不久便見陸壓去而復返。

  陸壓這次沒帶商羊,陸壓獨身來見徐思遠。

  “教主,我之前那句話永遠有效,愿與截教共天下。”陸壓誠懇的道。

  “坐吧,”徐思遠示意陸壓坐下,隨即徐思遠親自倒茶道:“與你妖族公天下,然后最終像巫妖一般在不周而戰?”

  徐思遠笑道:“你這妖皇心中有整個天下,與你妖族同謀不過是與虎謀皮,終有一日,等你天庭壯大,你會反咬我截教一口。”

  陸壓并不否認自己的野心,陸壓道:“但我的野心也足以成為截教最鋒利的劍刃。”

  “你這劍刃并未開鋒,與我截教,有何大用?”徐思遠反問道。

  陸壓答道:“我曾從教主手中得到數十桿周天星辰幡,我用它們在西昆侖布陣,聚那周天星辰之力,如今西昆侖已有數千萬小妖。搖旗吶喊已經足夠,而等我妖族征伐北地,重聚億萬妖族也非是不能。”

  “另外我所求不多,既立妖族,當為天帝,還請教主助我。”

  “那我截教能得到什么?”徐思遠問道。

  “若有截教相助,教主便能得到一把開鋒后的妖族之劍。用之可下討群妖,攪亂天地風云。也可上伐天庭,讓你截教再不受天庭壓制,讓你截教在那封神榜上的弟子都可重得自由。”陸壓道。

  徐思遠問道:“哪怕天庭背后站著道祖,你也愿做我截教之劍?”

  “道祖又如何?”陸壓緩緩道:“道祖曾看著我妖族戰敗,如今的天庭也是道祖親自立的,我妖族早已站到了道祖的對立面,因此教主不必怕我妖族半途退縮。”

  陸壓笑了,笑得有幾分凄苦:“我只爭此一世,要么如大日一般絢爛,要么就讓妖族成為歷史。”

  巫妖之戰過去了很久了,妖族已經恢復了不少元氣,因此眾多目光早已瞄準了妖族,因此他必須要爭,不然妖族遲早要被眾多勢力瓜分完畢。

  通天曾與昊天約定了十萬年,留給徐思遠的時間不多,但留給陸壓的時間更少了。

  


  (http://www.rxfzmu.live/62_62433/491197968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rxfzmu.live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n.biqukan.com
刮刮乐在线试刮汇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