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看 > 截教次徒 > 第二十一章 文字

第二十一章 文字


  徐思遠在人族又住了三年,這三年徐思遠讓姬萬幫自己選了十幾個孩童,然后教導他們一些簡單的煉丹術。

  徐思遠這三年也煉了幾爐丹,畢竟部分人族就要遷移,多一枚丹藥有時就是多一條命。

  這一日姬萬有些興奮的找到徐思遠,三年來徐思遠見過姬萬好幾次,但這是第一次見姬萬這么喜形于色。

  “道長請隨我來,我人族給道長的謝禮便要準備好了。”姬萬開口道。

    姬萬有些神秘的不肯說謝禮到底是什么,徐思遠對所謂的禮物倒不怎么在意,倒是奇怪姬萬怎么搞得神神秘秘的。

    姬萬帶著徐思遠來到一個靠近人族聚集點的山谷里,這里有數十人正在忙碌。

  這數十人都身形瘦削,不修邊幅,衣服上滿是污垢,不過這些人的精神都很好。

  沒有人給徐思遠兩人打招呼,也沒人在乎姬萬族長的身份,這些人都在專心致志的做自己的事情。

  似乎都覺得自己做的工作無比神圣,容不得半點懈怠。

    徐思遠走到跟前,看到一個人坐在地上,正在石板上畫一只鳥,這鳥雙頭四爪,面容猙獰。

    姬萬介紹道:“因為有兩個頭,所以這鳥能發兩個聲音,聲音很是哀怨,我們把這鳥叫做雙聲怨。”

  那人畫藝不能算特別好,但是畫的十分寫實形象。

    那人剛把雙聲怨畫完,便有一人將這石板拿去按照一定的分類擺放起來。

  山谷中已經擺放了無數的石板。

  “他們都是我們人族中極聰明的人,另外這里還有一位公認的我們人族最聰明的長者。”

  姬萬帶著徐思遠走到山谷深處去,越往里走石板越少,到了最后只有五堆石板。

  第一堆石板上是人的畫像,小孩,大人,男女都有,第二堆石板上則是各種野獸···

  徐思遠大致看了下,發現分別是人獸蟲鳥魚!

  有一個老者正把雙聲怨的畫像拿在手中和其他飛鳥的畫像比較。

  他正在看鳥,各種鳥。

  他一邊看一邊拿著一支筆在比劃。

  那筆還是用金風大圣的尾毛制成的。

    “這就是我們人族最聰明的長者!”姬萬很佩服的道。

    這老者身形極瘦,麻衣包裹下的身體顯得空蕩蕩的,似乎只靠幾根骨頭支撐。

  不過這老者的眼睛卻是極為明亮,有一種洞穿世間萬物的智慧。

    在這山谷看了這么久,徐思遠心中原本有幾分猜測,以為這老者是倉頡,不過并不是。

    畢竟史書記載,倉頡面長四目,天生睿德,這老者的相貌卻是太普通了。

  就在這時老者看完了鳥,老者似有所得,臉上露出了微笑,隨即他又拿起了下一塊石板。

  他開始看魚。

  而從頭到尾他都沒看過徐思遠兩人一眼,甚至他就沒發現有人來了。

  不過看得出來姬萬對這老者很尊重,姬萬示意徐思遠和他一起站遠點慢慢等候。

  也許是已經看過太多了,這老者看石板的速度越來越快!

  快到黃昏的時候,這老者放下石板。

    老者沉默片刻,緩緩在地上寫了一個人字!

    轟隆!

  天空有驚雷炸響,似是有人泄露了天機!

    天突然黑了下來,有大雨傾盆而下,黑暗中更是傳來無數靈怪的哭泣。

  只是一個人字,卻引起了天象的變化!

    因為這個人字代表文字誕生了。

  從此造化不能藏其秘,故天雨粟;靈怪不能遁其形,故其夜哭。

  雨勢很大,老者寫的人字很快便被雨水沖刷干凈。

  天從未這么黑過,雨也從未這么大過!

  天越暗卻越顯得老者的眼睛是如此的明亮,徐思遠知道,那是智慧的光芒在閃爍!

    老者繼續下筆,所有的文字都已經記在了他的腦海中。

  大雨抹去一個字他便寫兩個,天很黑,但哪怕是閉上眼他也能很工整的寫出自己想寫的字。

  因為這些字,落于筆端,卻源于心中。老者心中有字,也只有字!

    于是雨停了,烏云散開,一道金光落在老者上空。

  這是造字的功德!

  兩成歸于山谷中的那幾十人,兩成歸于那支筆,剩下的都歸了那老者。

    有了文字,從此便不再需要結繩計事。

    從此四時四季,人倫禮儀都可被記載。

    有了文字,人族才算真正進入了文明。

    徐思遠不由的恭喜道:“族長,恭喜了。”

  姬萬很高興,姬萬笑著道:“道長,再等等,送給你的禮物馬上就要來了。”

  那老者身前已經寫滿了文字。

  寫完了所有字后,老者站起來身來,看著自己筆下的一個個文字,老者笑了。

  笑容中有說不出的喜悅,甚至還有一點點慈祥。

  就像在看自己的孩子!

    “恭喜姜夜長老創立文字。”姬萬上前恭喜道。

  那老者頓了半響才反應過來姬萬是在叫自己,這老者抬起頭茫然的看著姬萬道:“你是誰?”

  “我叫姬萬,是人族族長,長老不記得我了?”

  老者努力的想了想最終搖了搖頭,老者又道:“我是誰?”

  “你是姜夜啊!”

  “記不起來了!”老者最終道。

  三年來,沒日沒夜的都在思索如何創造文字,腦子里除了造字便再無其他。

  以致于除了文字,他已經記不起其他的一切了。

  這便是極于物才能極于道吧!

  “算了,實在是想不起來了,我既然造了字,便也給自己起個新名字吧。”

    徐思遠心中一動道:“長老要是記不起的話不知道覺得倉頡這個名字怎么樣?”

  “倉頡,倉頡,”

    老者念叨了幾遍后笑道:“好名字,那我就叫倉頡了。”

    這時姬萬命人制作了一個簡單的竹簡,姬萬將竹簡遞給倉頡鄭重的道:“還請長老為我人族寫史!”

  倉頡用雙手小心的接過竹簡,他攤開竹簡請教道:“怎么寫?”

  姬萬開口:

    “人族元年,女媧娘娘造人族于不周山,”

  “人族二年,盤一盤二當選為人族族長。”

    “人族一百三十五年,人族定居于不周山東八百里,”

  `····

    “人族xx年,危難之中,仙人一塵子斬大妖,傳人族煉丹之術。”

  ···

  很快,人族的史書便書寫完成,姬萬笑著對徐思遠道:“道長,這便是我人族送給道長的禮物,道長可還滿意?”

  只是史書上簡單的幾個字,卻是人族送出的最珍貴的禮物。

    只要人族傳承不滅,那么他徐思遠將永遠被記住。

    而姬萬的意思也很明顯:你救我人族一時,我人族便永遠感激你!

  書上有名,無數年后,肯定還會有人記得:

    曾有仙人一塵子,除妖煉丹解危難!

    史家筆下萬卷書,留名只在第一卷!


  (http://www.rxfzmu.live/62_62433/477974568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rxfzmu.live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n.biqukan.com
刮刮乐在线试刮汇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