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看 > 截教次徒 > 第206章 謝謝

第206章 謝謝


  誅仙劍陣,非四圣不可破。

  哪怕只是仿制的誅仙劍陣,那龜元一時也脫身不得。

  齊真揮手,劍開山河,哪怕是手持青萍劍,齊真劍下,多寶也是血染白衫。

  一劍擊飛多寶。

  這時又有無當圣母等截教弟子來援。

  諸位大羅合力不過只能擋下齊真一劍,但一劍卻已足夠。

  齊真一劍便重傷了無當圣母等人,但這時多寶卻又站了起來。

  又有云霄從大河而來。

  無需言語,沒有對白,同門再聚,比肩來戰便可。

  十余位截教弟子站在徐思遠身前。

  他們還不夠強大,但是他們卻都在徐思遠的身前站定。

  愿為師兄師弟,站成那一堵墻!

  我等不死,你便無憂!

  ···

  三位準圣圍殺徐思遠,三位準圣中還有兩位準圣巔峰的存在,但三位準圣卻未能殺了徐思遠。

  不是齊真太弱,而是徐思遠以生死法則成就準圣,生死在握本就極難被殺死,而且徐思遠的祖巫肉身也能保證徐思遠雖傷不死。

  不是誰都能只靠肉身便接窮奇那一爪的。

  另外先天至寶實在太過罕見,西方兩位圣人都無此等寶貝。

  因此誰又能想到徐思遠竟然有先天至寶級別的寶物呢。

  真不是齊真太無能,而是徐思遠已經足夠強了,真的他齊真挑選錯了對象,若是重來,也不知他齊真可會后悔!

  這時徐思遠站在大地之上,法則流轉,徐思遠的傷勢在一點點的恢復。

  法則融入肉身,徐思遠的肉身有了脫胎換骨的改變。

  待徐思遠恢復之后,祖巫之體,便會破境。

  徐思遠還很虛弱,但已經可以開口說話。

  看著眾位同門的身影。

  徐思遠有些吃力的開口道:“謝謝!”

  真的感謝!

  ···

  西方。

  準提看著接引道:“紀元將盡,過往將終,我們師兄弟為我教立根基,我倆可為過去之佛。”

  “師兄看上的那人可為未來之佛,過去未來之間我教終究還需要一掌舵之人。”

  準提接引也有私心,因此過去未來之佛都只能是西方人士,但是佛教大興要興在東土,現在之佛便得去東方尋找。

  接引不能輕易離開西方,因此接引對準提行禮道:“辛苦師弟了。”

  “不苦!”

  準提笑道:“為了我教,何來辛苦。”

  準提說完便出了那八寶功德池。

  準提來到西昆侖,準提來這里自是為了來見陸壓。

  秘境之外有小妖通報,圣人親自到訪本該大開山門以示歡迎。

  只是陸壓有太多秘密在秘境之中,陸壓并不想讓準提看見。

  于是陸壓出來拜見準提道:“見過圣人,圣人來此所為何事?”

  陸壓顯得不卑不亢,身為太陽太陰的后裔,又吸收了八團金烏火焰后陸壓已經修成準圣。

  準提看了陸壓一眼忍不住在心中贊道:不愧是曾經的天帝之子。

  準提越看陸壓越滿意,當然準提來東方后見到的大部分人才都讓準提覺得滿意。

  準提笑道:“小友,你與我西方有緣呀,小友可愿入我西方?”

  陸壓卻不吃準提這一套,陸壓冷笑道:“佛與妖,本不相干,你佛說因果超脫,我妖求本性自然,我與你佛,哪來緣分。”

  “哪怕是魔,放下屠刀,也可成佛,”準提笑道:“佛門廣大,眾生皆可入。”

  陸壓笑道:“所以哪怕入門之后不信你佛?”

  “不信也可,”準提笑道:“小友若來我教,不需信佛便是佛陀。”

  佛說眾生平等,眾生又哪來的平等。

  天帝之子,終究是有些不同。

  陸壓還是搖頭:“吾生于東方,長于東方,何必去你西方。”

  準提笑道:“不必急著答復,小友只需記住我永遠給小友留有佛陀之位。”

  準提一點都不擔心陸壓會不來西方。

  洪荒億萬生靈可能湊出百位準圣?

  成就準圣卻默默無聞,你陸壓不是有大野心便是真隱士。

  但我準提來見你,我能看見你那滿腹雄心呀。

  只是你陸壓若要成事,必須借勢。

  天庭覆滅三清也在背后推了一把,唯有我準提與師兄當初不敢隨便踏足東方,因此與曾經的天庭并無舊怨。

  你陸壓可以選擇的不多。

  辭別了陸壓后準提又來到了媧皇宮。

  只是女媧這次并未親自端來茶水,比起通天,女媧給準提的待遇無疑要差一些。

  準提也不在意,準提笑道:“好久沒見娘娘了,我雖然困守西方,但卻也時常想起娘娘,遍數洪荒,唯有娘娘風姿無雙,讓眾生傾慕!”

  女媧笑道:“這可不像圣人言語,你這圣人也著實不像圣人,但你一位圣人能如此拉下臉面,就這一點你教便勝過三清無數。”

  女媧話語之中不無挖苦之意,但是準提卻就只當女媧是在夸自己了。

  準提甚至笑著拜謝女媧夸獎。

  女媧這時道:“我這媧皇宮一向冷清,不過如今卻是顯得有些熱鬧,不久之前通天剛走,然后你準提又來。”

  準提笑道:“娘娘肯定沒與通天達成一致,不然娘娘不會見我,只是既然娘娘愿意見我便說明還有商議的可能。”

  女媧問道:“可是你教兩位圣人可能與通天相比?”

  女媧的言下之意是她沒和通天合作,卻也看不上那西方。

  準提不以為意,準提笑道:“我西方有一點絕對是通天比不上的,東方富庶,不缺寶物。”

  “曾經娘娘煉五彩石以補蒼天,最后多出一塊石頭被娘娘隨意丟棄,三清富庶哪看得起一塊石頭。”

  “我準提卻是窮怕了,畢竟是補天的五彩石,對我西方來說也是至寶,為此我準提親自去查看了一番。”

  準提笑道:“我在那石邊看了十余年,我卻是漸漸明白了娘娘你的謀劃,我愿助娘娘一臂之力,我西方八九玄功也是無上功法,我愿親自收他為徒。”

  頓了下準提又道:“我必會拘他神魂,卻又為他打造一無上金身,不知娘娘覺得我這條件如何?”

  女媧沉默了許久才問道:“需要我做什么?”

  準提笑了,女媧這樣問便是成功了一半。

  準提道:“截教氣運鼎盛,我等圣人合力敗那截教不難,但氣運牽引便有反噬。我等圣人皆有門人弟子,總得為門下考慮一二,因此必得想法壞他截教氣運。”

  “如今天庭占大義,人族更是天道主角,要敗那截教唯有道祖開口,以天庭之名,借人族之運,在那皇朝傾覆之時行事。”

  “仙人事,人間了!”

  “王朝更迭,自有氣運消亡,如此截教氣運可破。”

  “只是娘娘你乃人族圣母,借人族氣運行事總不能繞過娘娘。”

  “人間王朝興廢若有娘娘開口也能多幾分把握,所以我等所求,其實不多。”

  女媧想了想開口道:“我不管人間事已經多年,若無事我還是不愿走出媧皇宮。”

  準提笑道:“娘娘放心,到時必有正當理由讓娘娘出手。”

  


  (http://www.rxfzmu.live/62_62433/464422044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rxfzmu.live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n.biqukan.com
刮刮乐在线试刮汇总